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页面:首页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日本侵略者在汝州犯下的暴行

 

2020/5/22 10:44:29   来源:   人气:75

日本侵略者在汝州犯下的暴行

卢朝顺

我叫卢朝顺,男,汉族,1930年9月生于河南省临汝县(现汝州市)城东关东头来青阁街。中共党员,中央第一人民警察干部学校第三期结业,痕迹工程师。1950年2月参加革命工作,先后任临汝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户籍警、警长,临汝县公安局治安股内勤、股长。1958年,调洛阳地区公安处任科长。1963年,调回临汝县公安局,1973年起任公安局副局长等职。主要从事犯罪嫌疑人手指、脚迹、破坏工具、交通运输工具、牙齿等痕迹的发现、提取、固定,以及检验的方法、步骤等刑事科学技术工作。1990年退休。我从事公安工作40余年,曾数十次荣获各种荣誉称号。1991年7月,公安部长陶驷驹亲自签发文件,授予我“人民警察‘蓝盾’荣誉章”。

1940年我刚记事起,亲身经历、目睹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在汝州所犯下的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时间虽然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日本侵略者的种种暴行,至今仍历历在目,让人惨不忍睹。

一、日本飞机对汝州城的不断轰炸

1940年10月,我在县城国民第二小学上四年级时,日本侵略者的3架飞机对县城进行了狂轰滥炸,炸死群众和学生数十人,对汝州人民犯下滔天罪行。当时,县城东大街钟楼上设有警报站,楼上装有一面大钟,预警人员凡发现日本飞机来临,就及时发出警报,对大钟“当、当、当”连敲三下,群众听到钟声,就赶快躲藏起来。有的躲到城外壕沟内,有的钻到地洞内,地洞里又黑又湿又挤,一躲就是大半天。日本飞机来后,都在天空肆无忌惮盘旋,有时投炸弹,有时用机枪扫射,把县城搞的乌烟瘴气,鸡犬不宁。从1940年开始至1944年5月,日本侵占临汝这几年,敌机隔三差五,经常对县城进行轰炸,搞得人心惶惶,严重影响了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也影响学生的正常学习。

1942年秋天的一天上午,从县城东边飞来9架敌机,对县城进行了猛烈的轰炸。整个县城,一时地动山摇,烟雾四起,炸弹投到张公巷街和东大街一带,炸死、炸伤20多人,炸坏房屋100多间。

二、日本侵占临汝的当天情况

1944年农历四月初一,当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日本侵略者的飞机,就从东边向临汝县城飞来。敌人的飞机肆无忌惮地在县城上空飞来飞去,寻找轰炸目标,有时投炸弹、有时扫射,爆炸声、哭喊声乱成一团,把城区炸得狼藉一片。群众都躲在地洞内,一直不敢出来。到天将黑时,听到城东边有嗡嗡的响声(坦克车声),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大。接着,又听到大炮的响声,并能看到敌人的炮弹由东向西溜的影子。这时,我和父亲、哥哥三人,为了活命,一个劲地往北山跑去,投奔距城15里地的北沟李我舅家。

三、奶奶被日本鬼子惊吓而死

日本鬼子侵占临汝县城后,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给我的亲属及我县人民以带来巨大的灾难和不幸。

为了躲避日本鬼子的侵害,我们全家能跑动的都跑到乡下去了。已经七八十岁的爷爷和奶奶,由于年龄大跑不动了,只好留在家里守候。不料,一天上午,家里突然闯进来两个日本鬼子,手里都托着枪,气势汹汹。日本鬼子举着枪,对准我奶奶头部索要鸡蛋。我奶奶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吓得倒在地上。从此,奶奶卧床不起,开始腹泻,一天十几次,吓成稀屎痨病。不久,奶奶含恨离世。

四、我的三爷卢锡州死在日本鬼子刺刀下

日本鬼子侵占临汝县城时,我的三爷卢锡州,在县城城东门里路南,开有一家茶馆。日本鬼子到茶馆喝茶后,不想付款,竟然残忍地用刺刀将三爷戳死在屋内。敌人把三爷杀害后,把大门一甩,扬长而去。当家人十几天后从外地回来时,才发现三爷早已死去,尸体已经腐烂,蛆虫在尸体上爬动,令人惨不忍睹。全家人悲愤万分,对日本侵略者更加仇恨。迫于敌人的淫威,全家人只能把仇恨埋在心里。

五、日本侵略者强暴、玩弄妇女

我有一个表姐十五、六岁,日本侵占临汝县城后,她家人感到在城内不安全,就跑到离城70多里地的鲁山县背孜街附近的汪庄亲戚家躲藏。有一天,日本鬼子到鲁山县背孜街一带扫荡,表姐没有来得及逃跑,就被日本鬼子强暴了。表姐跑来跑去,也没能躲过日本鬼子的魔爪。

1944年7、8月份的一天下午,我的一个婶子带着一个近一岁的小孩,在我家院内乘凉。两个日本鬼子突然从我家后门闯到我家院内,他们光着身子,白瓜瓜的皮肤仅用一块白布夹在大腿根部,见到我婶子后,两个鬼子的眼便斜着往婶子身上打量。接着,两个鬼子强行把婶子拉到俺家西屋住室内强暴。屋内传出了日本鬼子的“哈哈哈”的淫笑声和大人、小孩的惨叫声。当时,我便跑到大街求救,但迫于敌人的淫威,没有人敢来管这种事。眼睁睁看着亲人被糟蹋,我的心悲痛极了。

六、亲眼见到日军车由东往西拉了满车妇女

1944年的8、9月间,我和我哥在门口玩耍,看到日军车由东往西开来,俺兄弟俩人赶紧往家跑,把大门关上。我家院子地势较高,路面较低。我们俩站到墙里,透过墙缝往外看,只见两辆日本军车拉满妇女。这些妇女有年轻的,也有三、四十岁的,她们的衣服都比较破旧,头发松乱,精神不振。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妇女是被日本鬼子抓来的慰安妇。

七、我本身受到日本鬼子的侵害

日本鬼子侵占临汝县后,为了巩固其残暴的殖民统治,拉拢地方黑恶势力,建立日伪临汝县政府,在基层实行保、甲制度。一些汉奸、走狗,无耻地充当日本侵略者的爪牙,成为敌人的帮凶,到处欺压老百姓。当时,我刚刚十四岁。有一次,甲长把我押送到日本司令部干苦力活,让我自带干粮,当天去当天回。我到达敌人司令部后,他们强迫我给他们扫地、打扫厕所等杂乱脏活。

还有一次,一个日本鬼子叫我干活,我还没有弄明白叫干啥哩,他便凶狠打了我几个耳光,打的我疼痛难忍。迫于敌人的淫威,我只好忍着,不敢吭声,把仇恨埋在心里。

有一天,甲长把我押送到日军司令部后,有两个日本鬼子又把我和其他几个人带到东城去扒城砖。城砖是用白灰和沙制成的,很结实、也很重。因我扒得慢了,日本鬼子不由分说,对我拳打脚踢,将我左腿踢的鲜血直流。这件事让我对日本鬼子更加仇恨,至死我也不会忘记的。

八、英雄砸死日本军兵

与我家东隔8个大门的孙德福,是个见过世面的血性汉子,他性情豪爽,好打不平,人们都叫他“小镢头”。他青年时代曾跟随建国军樊钟秀投奔孙中山,先当卫兵,后当副官,曾参加营救孙中山,讨伐陈炯明战役。国民党北伐后,樊钟秀不服蒋介石整编,联“冯”反“蒋”,在许昌阵亡。孙德福血气方刚,一气之下,离开部队,返乡务农种菜。

1944年农历四月十二,日本侵占临汝县城。当天下午。敌人以坦克为先导,步兵紧随其后,断断续续经过城东來青阁街,杀气腾腾地向西开进。县城老百姓闻日寇侵犯,大都避难逃跑了。來青阁居民也不例外。孙德福、赵金山两家,一墙相隔,两院相通。孙家逃到北山玉皇沟,赵家只留一位老人看管门户。黄昏时分,有一个全副武装掉队的日本兵,擅自拐进孙福德家的院子里。赵金山老人见进来一个日本兵,胆战心惊地把他让进屋里。这个日本军官,带有一匹大洋马、一把指挥刀和一把老鳖盒子枪。住在这里,他为所欲为,到处寻找妇女、逮鸡、捉鸭,搞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有一天,孙福德从乡下回来,听到这种情况,便恼羞成怒。孙德福便找到好朋友侯二旺,俩人商议如何处置这个日本兵。夜幕降临,日本兵酒足饭饱后倒头便睡。孙德福和侯二旺在赵金山老人的帮助下,回到了自己家中。赵金山老人向日本兵指指点点,意思是说孙德福就是房屋的主人。日本兵打量一下,见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毫不在意。孙德福迅速拿起日本兵的枪支,扳开机关,知道枪里装有子弹,便眼疾手快地朝日本兵开了一枪。子弹没有打中鬼子的要害部位。日本兵一声吼叫,便拔腿向屋外跑去。孙德福和侯二旺寸步不让,紧追不放。侯二旺一个箭步窜了上去,把日本鬼子按翻在地。这时,日本兵分队正往西行进。孙德福不敢再用枪打,两人顺势骑在日本兵身上。孙德福从日本兵的屁股上抽出刺刀,猛地向敌人胸口戳去,只一刀便要了敌人的性命。把日本兵杀死后,孙、侯二人迅速把日本兵的尸体扔到孙家后地的水井内,用石板盖住井口,拿起缴获的枪支弹药,迅速跑到北山一亲戚家躲避。赵老汉为防日本鬼子报复,也立即翻墙逃跑。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孙德福才从山里回到家里,打掉胆战心惊的顾虑,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九、当亡国奴的滋味

1944年日本侵占临汝后,为了巩固其残暴的殖民统治,他们对群众进行野蛮的摧残和杀戮。群众稍有反抗,就进行残酷的镇压。日本鬼子在城东、西、南、北四个城门设有检查站,群众进出城时,都必须经过敌人的岗哨,其他地方都不能通行。经过敌人的检查站时,不管男女老少,都得向日本鬼子敬礼或鞠躬。否则,就会遭到敌人的殴打、搧耳光子。日本鬼子见到妇女特别是年轻妇女,就会喊“花姑娘的,来来来”,对妇女进行调戏侮辱。县城东大街有个十三四岁闺女,见了日本鬼子就吓得跑开了。敌人越喊,她跑地越快。日本鬼子不把中国人当人看,一枪就把她打死了。

抗日战争虽然已经过去了70多年,但是,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大家要牢记历史,不忘国耻,珍惜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安定的幸福生活,紧紧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众志成城,捍卫国家安全,随时消灭来犯之敌,坚决不能让历史的悲剧重演!

(本文由汝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李翔宇根据2018年4月与卢朝顺的谈话笔录整理而成)

主办单位:中共汝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豫ICP备18039843号 豫公网安备41048202000106号
地址:中共汝州市委622房间 电话:0375-6862935
邮编:467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