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页面:首页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回忆抗日英雄——秦广善

 

2020/5/22 18:11:56   来源:   人气:98

秦广善,又名秦光善、秦嘉臣,汝州市大峪镇刘窑村许台自然村人,出生在1890年前后。1957年,因病去世,享年60多岁。抗日战争期间,他在共产党、八路军的教育、培养下,从一个地方武装的小头目,逐步成长为大峪抗日根据地家喻户晓的抗日英雄,为大峪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壮大做出了重要贡献。虽然他离开我们已经60多年了,但他的名字和事迹依然在广大群众中传颂。

秦广善系中农成份,当过国民党保长,为时不长。1944年5月,汝州被日本侵略者占领时,国民党军队溃逃遗弃了不少枪支弹药。一些群众为了保卫家园,联结起来,建立了“联庄社”。但是,这些“联庄社”大都被地主、恶霸、土顽势力所利用,以致被他们引入歧途,变成他们各霸一方,争权夺利、残害百姓的工具。

汝州市大峪镇许台一带的农民武装“联庄社”,以秦广善为首,有六十多条枪,他占山为王,把守着大峪店往南的唯一出口——石界岭。他和焦道生下边的一个土匪营长南铁栓有点矛盾,在国民党军队撤退时,秦广善不仅搞了一些枪支,还搞了一些马匹,南铁栓向秦广善索要马匹,秦广善不给他,从此就结下了仇气,伪军团长黄万镒看到秦广善有枪支马匹,也想吃掉秦广善,他们之间也存在有矛盾。

1944年10月,八路军皮定均、徐子荣领导的豫西抗日先遣支队,在当地进步人士于培周、郎占选等人的大力支持下,开辟临汝县大峪抗日根据地,建立中共临汝县委员会、临汝县抗日县政府和大峪抗日区政府。

为了扩大抗日武装,皮、徐支队和县、区领导党峰、张清杰等,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到这些武装内部,做深入细致的争取工作。张清杰同志代表皮徐支队和抗日县政府领导,把秦广善请到大峪店设宴招待,给他讲述日本侵略者的暴行和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方针和政策。经过张清杰的耐心劝说后,秦广善表示愿意接受共产党、八路军的领导,听从皮徐支队的领导,团结起来,共同抗日。抗日县政府即任命秦广善为抗日区大队副队长兼中队队长。抗日县政府派王实虚、肖载天同志去协助秦广善工作,后来被任命为秦广善中队的正、副指导员。

秦广善奉命把守大峪店地区南大门——石界岭。石界岭是山下土顽、日伪进攻大峪店的唯一通道,大峪店的安全与秦广善是不是真心实意把守有直接关系。军区司令部迁到大峪店后,王树声司令员又亲自做秦广善的工作。他主动与秦广善接触,同其交朋友,还经常帮助他家干挑粪、刨红薯等农活,使其深受感动。秦广善拍着胸脯说:“我秦广善算什么!王司令您把我看得这么高。今后,我要干半点对不起八路军的事,我就不是娘养的!”在王树声司令员的教育和影响下,秦广善日夜坚守石界岭,山下的日伪、土顽多次拉拢他,都被他顶了回去。他还协助政府成功地粉碎了郭钊中队和张玉林中队的叛变。

刚刚成立的临汝县抗日县政府,很快成了日本侵略军和伪、顽反动势力进攻的目标。他们勾结起来,不断向大峪抗日根据地进行清剿和骚扰。反动势力除了军事上对根据地进行骚扰外,还暗地里拉拢、收买抗日根据地内部的不坚定人员。张玉林系班庄村人,是大峪抗日区政府区干队的一名中队长,他接到杨香亭给他的联系信后,找秦光善联络,准备对抗日县政府和区政府下手,秦广善把他们当面训斥了一顿,并马上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张清杰同志。他说“你要注意,张玉林和杨香亭联系上了”。当时,杨香亭给张玉林写信说:“八路军是外地人,不久就要跑掉了,咱们是本地人,不要跟他们,我们是代表中央、代表政府的,我们占领大峪店,我们就是政府,你还可以在这个地方发展武装力量,一定对起你。”秦广善给张玉林说“你不要脚踩两只船,共产党、八路军得人心,杨香亭会能站得住?脚踩两只船,将来性命难保。”于是,秦广善和抗日县区领导,迅速共同研究了挽救和控制张玉林的对策,才没有出大问题。

1944年11月,黄万镒带500团丁来到许台村,要求秦广善脱离八路军,归顺于他。秦广善拒而不见,黄万镒恼羞成怒,命令部下洗劫了许台村,扬长而去。秦广善立即带领区干队赶到程窑村,与黄万镒召开激战,夺回了黄万镒抢走的财物及牛羊,又还给了群众。从此,秦广善与黄万镒结下了深仇。

大峪店南边山下的焦村,有个大土匪头子,名叫焦道生,手里约有七、八百条枪,号称两千人。他曾到密县、登封一带拉过游击(土匪)发了横财。焦道生派人到大峪店以南十几里的地方拉肉票、抢牲口,闹得老百姓无法过活。老百姓纷纷找八路军皮徐支队想办法对付焦道生。张清杰派秦广善给焦道生送去一封信。信中说,“为了抗日,我们不打你,还可以交朋友,但必须把你抢走的东西全部送还老百姓,以后再不准来扰乱我们的地区。如果不然,我将带部队进入焦村,把你全家的房屋炸为平地。”当时,焦道生家正在兴建楼房,他父亲已七十来岁了,听到这消息,每天哭叫着骂他,说他给家里惹祸了,全家人吓得夜间不敢睡觉。焦道生天天担心皮徐支队会去打他们(他估不透我们的力量),加上秦广善过去也是干这一行的,故意吓唬他们。焦道生很快托人送信来,完全答应皮徐支队和临汝县抗日县政府的要求,还苦苦请求张清杰同志去他那里一趟,愿和张清杰同志结为生死之交。有一天,张清杰在秦广善等人的陪同下,到了焦道生家。焦道生大摆宴席,把几十个中队长以上的土匪头子集合起来,听张清杰同志讲话。从此,焦道生家里变为张清杰同志在山下活动的落脚点。后来,张清杰又去过焦道生那里十多次,大部分时间都是秦广善陪着一道去的。秦广善的家,也成了王树声、戴季英、刘子久、孔祥祯、张静(老红军战士,解放后曾任河南粮食学院院长)、王才贵(解放后是河南军区副司令员)等同志的落脚点。有一次(约1945年5月)秦广善还陪同王树声司令员、戴季英政委、孔祥祯同志、张清杰同志到了焦村焦道生家,在他家住了一天。

1945年农历二月初一清晨,临汝县抗日县政府获得情报,有一股日本鬼子约有上千人从登封南下,经大峪店分三路合围入侵焦村。为了阻止日军侵入焦村,临汝县抗日县政府把拦截登封方面来敌的命令下达给了秦广善。接到命令后,秦广善与副手吕九、张全成、秦连成等率百余名队员选好地形,提前进入阵地,隐蔽在日寇南下的必经之地孟窑村附近。

到后半夜,沿黄涧河羊肠小道蠕动而来的日军开始进入秦广善和他的战友设下的埋伏圈。秦广善命令队员不要声张,慢慢收紧“口袋”。次日,天快亮时,日军已全部被装进“口袋”。这时,秦广善一声令下,一时间枪声大作,日本鬼子成了瓮中之鳖,嗷嗷乱叫,无处藏身,只有挨打的份儿。中午时分,双方在争夺一个叫茶壶盖山的小山丘时,区干队员张全成突然跃出阵地,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枪托被打断后,张全成抱着鬼子在地上滚。生死关头,援兵出现在茶壶盖山上,一枪结果了这个鬼子的狗命。在孟窑阻击战中,秦广善他们缴获日军战马一匹,步枪上百支。打死鬼子多少,当时没有来得及清理战场队伍就撤离了,因此也就没有统计上来。这次战斗结束后,党峰同志在大峪店街南头戏台上,主持召开庆功大会,会场上挂着毛主席像。大会对有功人员进行表彰,奖给战斗英雄张全成一支步枪,并号召广大民兵向张全成同志学习。接着,军区和支队司令部,以及县、区政府又在黄窑村召开追悼会,追念阵亡的民兵战士。

1945年,农历三月二十八,顽匪黄万镒对大峪抗日根据地南部进行骚扰,他们到了许台南边的头道山神庙。我区干队队长秦广善立即集合民兵上山抵抗。但是他们只打了一排子枪未照面就走了。秦广善、秦书照、秦太和等人开会研究,分析敌情。他们认为敌人每次骚扰都是不打一天,也要打半天。今天为什么只打了几枪就走了?这里边一定有鬼,秦广善又一想,今天不是山下太山庙古刹会吗?咱们的人去赶会的一定不少,黄万镒这家伙一定会把咱们的人扣下来做人质。果真不出所料,黄万镒就是扣留了我们20多个人。其中我区干队员就有10几人。于是他们研究立即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把黄庄管辖范围进山驮煤的20余人扣留下来,以此作为交换条件,黄匪一定会把我们的人放回来。但是黄匪不但不放人。还对我方人员进行残酷迫害,打的死去活来,有的还用滚水往头上浇。在这种紧急而严重的情况下,怎么办?秦光善当机立断说:“给黄庄送信,警告黄万镒,如果他敢杀我一个人。我要杀他三人来偿还”。为了尽快把问题解决,又进一步了解到黄万镒的师爷(秘书)冯书林(家住安沟村)的家属正好在家。大家认为必须把冯的家属抓起来,问题才能解决。于是,秦广善带领区干包围了冯的家,将其父亲、妻子、小孩等人抓了起来。又牵了他的牛、羊。冯书林的大哥冯才娃慌忙跑到黄万镒那里苦苦哀求,要黄设法营救他家。黄万镒这只狠心的豺狼对此情况也束手无策了,无奈只得请焦道生出面调停了结此事。焦派其队长南铁栓、武中保到许台交涉并达成协议:“双方都不准杀对方的人,决定双方定时把扣留的人全部带到神德宫庙前进行交换,各自领回各自的人。”黄万镒妄图用人质对临汝县抗日县政府要挟的阴谋彻底破产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对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进攻。中国共产党为了争取和平,与国民党进行了和平谈判,签订了停战协定。同年10月,王树声领导豫西地区军队,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主动撤离大峪根据地。秦广善与大峪200多名基干民兵一起,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家乡,告别亲人,跟随八路军大部队南下大别山,与新四军李先念部汇合。后因部队在一次突围中被打散,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秦广善和黄窑村的李仁义经过二个多月的跋涉,才回到家乡。

秦广善随八路军南下后,黄万镒带领国民党反动势力,对大峪抗日根据地人民进行了疯狂的迫害,许多留下了的民兵被逮捕杀害。秦广善及近亲属20多间房屋,被敌人一把火烧光。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追捕,秦广善及其亲属14口人,背井离乡,一路乞讨,跑到渑池县躲了起来。直到1948年汝州全境获得解放,秦广善和家人分批回到了家乡,从此过上了安定的生活。回到家乡后,他曾到临汝县公安工作,积极参加剿匪反霸斗争。1950年回乡务农。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不忘大峪老区人民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胜利所做出的贡献和牺牲,于1951年9月6日至25日,派出中央北方抗日根据地访问团河南分团许昌分队临汝组对大峪抗日根据地进行了访问。访问团到大峪店后,建立了访问工作委员会,召开群众大会、烈军属、模范座谈会、乡村干部会、区乡农代会等各种会议,对老根据地的地理环境,模范人物和先进事迹,沦陷后人民遭受摧残的情况,解放后的发展情况,群众生产生活情况等进行了调查,听取了根据地群众的意见和要求,选举出参加区域代表会的代表69名。并选举秦广善等三名同志,光荣地出席了在许昌召开的豫西老区代表大会。

1952年,秦广善带领许台村群众,自力更生,土法上马,经过2年多的苦战,修筑了一条长2.4公里的自来水渠,把十一口村附近的黄涧河水引到许台村,使许台200多亩农田变成了水浇地。时间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这条自来水渠仍然在使用,造福着乡里乡亲。

1957年,秦广善因病去世,享年60多岁。

(该文根据2018年3月26日与大峪镇刘窑村秦庆、焦玄、冯玉花等人的座谈笔录及有关历史资料整理而成)

主办单位:中共汝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豫ICP备18039843号 豫公网安备41048202000106号
地址:中共汝州市委622房间 电话:0375-6862935
邮编:467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