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页面:首页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和王子平同志在临汝工作的情况

 

2020-7-2 10:15:33   来源:   人气:28

和王子平同志在临汝工作的情况

赵惠贞

王子平(又名王舟平)是1939年冬从宜阳县孙殿英部下调到临汝县做党的工作的。当时,中共临汝地委就设在临汝县城杜善行家里,由何启光(现名张德群)、王朝栋接洽联系。我当时在洛阳大屯镇工作,与时任省委组织部长郭晓棠,以表兄妹称呼做掩护。

1940年农历正月十五,我被党组织派到临汝县工作,就住在杜善行家,王子平也在杜家住。我们在这里交接了党的组织、文件等手续。王子平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就去鲁山县,以梁洼镇为中心开展党的工作,不久我也到达鲁山县,跟随王子平做秘书工作,保管文件,整理党的资料等。在梁洼开展革命工作有半年时间,而后又搬到鲁山清水营张沟山村徐渑池家住(徐现在陶瓷研究所工作)。不久,王子平去洛阳汇报党的工作情况,约有2个月时间,到1940年秋天又回到临汝。因鲁山工作不好开展,我也回到临汝县城,由王朝栋同志介绍到杨楼小学教书。当时,杨楼小学校长杨会是王朝栋同志的同学,就以此关系继续开展党的工作。王子平同志在此还不断地到各县去视察党的工作,曾去河南大学(地址在嵩县)解决过问题。这次出去有3个月时间,回来时就穿上棉衣了,仍在杨楼学校工作。王子平回来后对我说:“国共关系破裂了,我党不再发展党组织。”杨楼也没有发展党员,从此党的活动转入地下,停止社会宣传等党的活动。在这种情况下,我正要生小孩,王子平代我教书。王子平这时很艰苦,每月工资只有10元,办公费等其它开支也包括在内。为了维持生活,他出外工作,每天要走很远的路程,在路上都是吃干粮充饥。王子平因会画孙中山的像,当了教员,这时临汝伪县政府看他画的好,叫王子平去县城画蒋介石的像,经党组织批准给伪县政府画了。王子平在临汝工作时,各县都到这里汇报工作,上边党组织也来过。

我为什么和杨校长的女人拜成了干姐妹,还有国民党临汝县党部一个姓王的,是因为他的姨太太关系很好,不断找我玩。但我没有暴露党的组织和我的身份,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在1941年3至4月间,王子平由洛阳汇报工作回来对我说:“党组织叫我去延安,中层以上的干部都去。”当时,我也想去延安,但因小孩正在生病,党组织又不叫女的去,我未能去成。在他将要走的前一天,杨楼有个古刹大会,人很多,赶会的人还去学校,我们的精神很紧张。晚上,王子平就睡在寨墙上,暗号是有动静叫杨校长,就知道有什么问题,可以立即跑走。当天晚上没有什么动静,第二天天不明王子平就走了。据说就在这时,临汝伪县政府派特务追捕过王子平,但王早走了,未受什么损失。王子平临走时对我说:“组织上会找你,不要着急,等党组织作安排,小孩子带着不方便,可交给当地人抚养”。而后小孩病好了,没有几天郭晓棠写信派黄明建找我,由黄介绍去伊川申圪垱村小学教书(黄明建是地下党员,打游击受伤休养),从此我去伊川县工作了。我去伊川,是杨楼小学杨校长的爱人送我走的。我去伊川县仍是教书,去时正是麦假,还没有开学,到秋天听说洛阳吃紧了,日本到了郑州。在1941年10月,黄明建说:“赶快去洛阳办事处,我们的人都去延安。郭晓棠、刘子久都走了”。洛阳办事处换个处长叫袁晓轩,袁对我说:“去延安没这回事,将来自己的事自己管”。第二天,我就回学校了。到寒假时,洛阳办事处被国民党抄了,敌人到处搜捕共产党员,我在这时被捕了。去延安的保存下来了,留下来的被捕了。我被捕后,被关押在洛阳监狱,而后转移到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监狱,受尽了敌人的各种酷刑。国民党想要我们党的东西,我宁死也不说党的情况。就这样,他们无法我,又将我送到西安青年劳动营了。被捕的八路军洛阳办事处的人,也都被送到这个劳动营了,他们比我被捕的早,在这里搞了集体脱党。当时,听洛阳办事处的袁晓轩少将处长说:“上级党有指示,为了保存实力,可以应付搞集体脱党,不办什么手续。”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了袁晓轩的话,就参加了集体脱党仪式。后来才知道袁晓轩叛变了,我受了骗,脱了党。我认为,豫西党组织和党员名单都是袁晓轩交给敌人的。

    (赵惠贞,现名赵守真,济源市留村人。曾在汝州市开展地下工作,为临汝地委第二任书记王子平同志的爱人。王子平,又名王舟平,河南省南阳县人,1941年7月离开汝州,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44年被派往新安、渑池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在“豫西事变”中遇难。解放后,赵惠贞同志在开封市东大街小学工作。该文根据1982年5月4日,在河南开封与赵惠贞同志的座谈录音整理而成)

主办单位:中共汝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豫ICP备18039843号 豫公网安备41048202000106号
地址:中共汝州市委622房间 电话:0375-6862935
邮编:467599